库克接掌苹果10年后聚焦继任计划 下一代领导层初露端倪

文章正文
2020-09-14 10:40

[摘要]如果59岁的库克明天选择退休,现年57岁的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应该可以接替他。威廉姆斯被视为库克理所当然的继承人,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始终在库克的领导下管理公司的全球业务。

腾讯科技讯 9月12日,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以及他的重要副手们正将更多注意力放在培养新一代领导人上,让他们最终执掌这家iPhone制造商最重要的业务部门,如硬件开发、服务和营销。

随着库克开始掌舵第10个年头,他的管理团队大多是在苹果工作了20多年的高级副总裁,他们每人都赚了数千万美元,年龄在55岁至60岁之间。知情人士表示,这促使苹果开始着重培养下一代高管。苹果对此拒绝置评。

库克于2011年8月接替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带领苹果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是美国首家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的科技巨头。即使公司取得了成功,下一代领导人也需要驾驭日益加剧的全球反垄断担忧,与应用程序开发商建立更牢固的关系,减少对中国制造的依赖,并开发新设备或新服务以增加收入。

这位首席执行官还没有显示出准备退休的迹象,但如果59岁的库克明天选择退休,现年57岁的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应该可以接替他。威廉姆斯被视为库克理所当然的继承人,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始终在库克的领导下管理公司的全球业务。2013年,他接管了Apple Watch的开发和苹果的健康计划,去年增加了对硬件和软件设计的监督。

在许多方面,威廉姆斯被视为与库克一样务实,是一个不会让公司错失良机的人。他像库克一样是一位专注于运营的高管,而不是像乔布斯或前设计总监乔尼·艾维(Jony Ive)那样注重产品的高管。在库克的领导下,苹果在过去十年取得了巨大成功,董事会不太可能想要改变这一行之有效的模式。

下面,让我们看看目前掌管苹果各主要部门的高管以及他们的准继任者:

营销

据知情人士透露,56岁的格雷格·乔斯维克(Greg Joswiak)于8月份接替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的职位,开始担任苹果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但席勒现年已经60岁,他多年来始终在逐步移交部分职责。

在苹果,产品营销团队比广告团队更庞大,因为该部门帮助选择要为设备添加哪些功能,并帮助管理产品开发。乔斯维克在20世纪80年代加入苹果,比他半退休的前任年轻大约三岁。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有一份乔斯维克的潜在继任者名单,机率最高的可能是新任命为iPhone营销副总裁、现年42岁的凯安·德兰斯(Kaiann Drance)。

其他潜在的竞争者包括Stan Ng和苏珊·普雷斯科特(Susan Prescott)。其中,Stan Ng是Apple Watch营销副总裁,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始终是苹果营销组织的中流砥柱,从Mac起步,过渡到iPod,然后在Apple Watch之前开发iPhone。现年55岁的普雷斯科特负责应用程序和企业营销。

软件工程

51岁的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是苹果高管团队中最年轻的成员,他可能会再留任几年。但如果他卸任,至少有两个关键副手可以填补这一角色,包括智能系统体验副总裁塞巴斯蒂安·马里洛尔-梅斯(Sebastien Marineau-Mes)和去年被任命为负责CoreOS业务的副总裁乔恩·安德鲁斯(Jon Andrews)。

其中,安德鲁斯的CoreOS是苹果操作系统最基本的组件,是处理无线网络和文件系统等底层功能层。马里洛尔-梅斯过去担任安德鲁斯的角色,但在2016年被调任为除了系统安全外,还负责照片和相机应用程序。最近,马里洛尔-梅斯被转移到负责iOS 14小部件等功能上。

马里洛尔-梅斯曾负责管理总部位于加拿大的黑莓公司软件部门,于2014年跳槽加入苹果,安德鲁斯于2006年加入苹果。

服务

服务是苹果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之一,也是设备销售的关键驱动力。现年55岁的埃迪·库伊(Eddy Cue)于2011年被任命为该部门的高级副总裁。库伊在苹果工作了30多年,最初在公司管理客户服务团队,现在负责监管Apple Music、Apple TV+、iCloud、Apple Maps,以及公司设备上运行的许多应用程序和内容交易撮合。至于库伊的最终继任者,48岁的彼得·斯特恩(Peter Stern)位居候选名单之首。

斯特恩于2016年从时代华纳有线电视跳槽加盟苹果,是一名内容交易撮合者。他负责监督苹果视频业务,并领导苹果Apple News、Apple Books、iCloud和公司广告平台的工作。去年,他还帮助处理了苹果升级后的Apple TV应用程序的开发,并在苹果进军服务捆绑包的过程中发挥着带头作用。

运营

苹果的运营部门可能是该公司最重要的部门,该团队负责在亚洲生产数亿台设备,并将它们运往世界各地。该部门还必须开发制造技术,采购零部件,并与供应商达成协议。

库克在将这一责任移交给威廉姆斯之前曾亲自负责苹果的运营。去年,苹果任命54岁的萨比·汗(Sabih Khan)担任运营高级副总裁。除了他,苹果还有一个由几名资深人士组成的团队,如运营高管丹·罗克斯(Dan Rvockes)、罗布·约克(Rob York)和罗里·塞克斯顿(Rory Sexton)等。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最有可能的长期继任者是iPhone运营主管普里亚·巴拉苏布拉马尼亚姆(Priya Balasubramaniam)。她自2014年以来一直担任目前的职位,并于近20年前加入苹果。她负责苹果最重要的产品以及底层零部件的生产、供应链和维修网络。

2017年,巴拉苏布拉马尼亚姆在韩国的设施中帮助解决了iPhone X面部识别传感器的开发挑战。这款手机最终在假日购物季及时发货,帮助带来了强劲的整体销售。

硬件工程

现年57岁的丹·里奇奥(Dan Riccio)自2012年以来一直负责苹果的硬件工程部门,并监督几乎每一款苹果设备的硬件开发。该部门有几位副总裁,他们负责不同的领域,但约翰·特努斯(John Ternus)在公司内外的知名度在过去几年里稳步上升。作为里奇奥的高级副手,45岁的特努斯负责iPad和Mac的硬件工程,他还为其他几种产品的开发做出了贡献。

一位认识特努斯的人称他是一位非常受人尊敬的经理,了解这项技术,尽管他的知名度不断上升,但他仍然很谦逊,所有这些都是未来潜在部门负责人甚至首席执行官必须具备的特征。特努斯最近监督了新iPad Pro设计的开发,在该公司让几条生产线萎靡不振之后,对Mac的关注增加了,这是该公司从英特尔转向自主研发Mac处理器过渡的关键。

硬件技术

约翰尼·斯劳吉(Johny Srouji)领导的硬件技术部门日益成为苹果最重要的资产之一。他的团队开发的芯片已经为iPhone、iPad和Apple Watch提供了动力,其性能超过了许多竞争对手。该部门还在开发苹果即将推出的增强现实设备和眼镜的核心芯片,未来iPhone的蜂窝调制解调器,以及在Mac中取代英特尔处理器的芯片。

斯劳吉现年55岁,他于2008年加入苹果,2015年被任命为苹果高管团队成员。他是一位要求苛刻的领导者,严密控制着一个在芯片行业知名度不断上升的团队。他的直接下属中没有一人被认为有斯劳吉那样的影响力来管理这样一个要求苛刻的部门。尽管如此,据知情人士透露,如果斯劳吉辞职或退休,54岁的斯里巴兰·桑塔纳姆(Sribalan SanThanam)最有可能接任这一职位。

桑塔纳姆是苹果硅工程副总裁,他于2008年加入苹果,当时他的前雇主P.A.Semi被收购,以启动苹果内部的芯片项目。最近,在宣布iPhone 11处理器后,桑塔纳姆的知名度有所上升,他是苹果Mac处理器过渡的演示者之一。

零售业和人力资源

当安吉拉·阿伦茨(Angela Ahrendts)去年辞去苹果零售主管的职务时,蒂姆·库克(Tim Cook)尝试了一种新的方式:提拔一名内部人士担任这一职位。库克2012年选择的第一名零售主管约翰·布劳伊特(John Browett)来自外部,但与苹果的客户服务文化发生冲突,这导致后者在任职不到一年即离职。虽然阿伦茨对苹果零售店的外观和运营进行了改造,但有些员工和顾客对这些变化并不满意。

自去年上任以来,迪尔德丽·奥布莱恩(Deirdre O‘Brien)一直在新冠疫情肆虐的情况下推动苹果在线零售,并临时负责开店和关店判断。如果54岁的奥布莱恩辞去零售和人力资源主管的职务,苹果有一大批副手可以接任。该公司可以考虑再次将这一角色分成两个职位,比如除了有一名独立的人力资源高管外,还可以提拔一名零售领导者。苹果也可以像以前一样,寻求聘请一名外部人士。

首席财务官、总法律顾问和机器学习:

2014年,在前任首席财务官彼得·奥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退休约一年前,苹果从施乐聘请了现年56岁的现任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在担任首席财务官之前,马埃斯特里曾担任公司总监和财务副总裁。如果马埃斯特里离开苹果,公司可能会再次寻找外部人士来接手这份工作。它还可以考虑提拔现任财务副总裁索里·凯西(Saori Casey),他负责监督公司的账簿,并负责整理财报。

苹果还聘请了外部人士担任过去的两名总法律顾问:现年56岁的凯特·亚当斯(Kate Adams)来自霍尼韦尔(Honeywell),而她的前任布鲁斯·休厄尔(Bruce Sewell)来自英特尔。

苹果负责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战略的高级副总裁一职是专门为55岁的约翰·詹南德雷亚(John Giannandrea)设立的,他之前曾在谷歌担任过类似的工作。詹南德雷亚没有一个明确的高级副手,所以如果他离开苹果,还不清楚谁来接替他,也不清楚苹果是否会将该部门重新并入软件工程部。(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文章评论